首页 »

静下来感到孤寂:杭州69岁独居阿姨借媒体找同龄人同居养老

2019/10/10 7:48:45

静下来感到孤寂:杭州69岁独居阿姨借媒体找同龄人同居养老

张阿姨有一手好厨艺,而且非常注重营养搭配。


“我没有老伴和子女,房子有131平方米,有没有志同道合的老年朋友愿住我家,做个伴?”这两天,杭州69岁独居老人张阿姨通过当地一家报纸征集同住的养老伙伴。 


“听上去不错,但几个并不熟悉的老人住一个房子里,各自有已长期形成的兴趣、习惯,实施起来可能会遇到各种问题。”2月24日,浙江省社会学会会长杨建华在接受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采访时表示:“这个个例,折射出养老已成为要高度重视的问题。”


杭州市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的数据显示,至2016年底,杭州60岁以上的户籍人口再创新高,达到159.13万人,占总人口的21.55%。


张阿姨是上海人,定居杭州,退休前是主管护师,家住城西较偏僻的小区。


据杭州《都市快报》报道,2月22日,她打进报社热线,说了“抱团养老”的想法,希望找几名年龄在65~75岁、有文化、性格随和的老人住到她家结伴生活,性别不限,单身或老夫妻都可以,象征性地收点房费。


张阿姨表示,自己平时遛狗、做家务、网购、微信聊天,过得还充实,但静下来会感到孤寂,也害怕老无所依,想找几个伴,互相照顾,老有所乐。

 

张阿姨家还有全套卡拉OK设备,想唱歌了,插上话筒就能唱。


24日,张阿姨通过媒体发出草拟的《居家结伴养老协议》,涵盖生活、求医、安全、财产等,提出“磨合期一个月,双向选择”,“生活开支AA制,预交生活费1000元,专人记账管理”,“入住前子女按需写下风险规避承诺书”等,“我是下了决心的,一定会认真做好这件事。如果试得好,说不定这种模式还能让其他老人借鉴。”
经媒体传播,张阿姨的想法引来各方讨论:“实现难度大,老人间融合难”;“只要找到合适的合住者,未尝不是好办法”;“房子出租或转卖,找个好的养老机构更现实”……


也有不少老人通过报社热线表达了想与张阿姨尝试同住的意愿,还有一些年轻人打进热线给父母报名。


24日,澎湃新闻试图通过媒体联系张阿姨,但被告知报道后她接的电话太多,想沉淀一下想法,暂时不接受采访。


“抱团养老在西方一直有,国内也有些尝试,在更大空间内比较有操作性,如住同一个小区,相对同住一个房子,有各自的私密空间,既保持个体独立,又能相互接触、照顾。”杨建华表示,“在快速老年化、空巢化的背景下,张阿姨的想法不失为新探索,但应对老龄化,政府、市场、社会都要发挥作用,展开各自的服务,提供更多选择。老人也应充分考虑自身情况,理性选择养老方式。”

 

深度阅读:养老不离家


在我国,“空巢老人”已成为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。据了解,到2050年,我国临终无子女的老年人将达7900万左右,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占54%以上。调查发现,相当一部分“空巢老人”愿意“老守田园”,不愿离开自己的家庭。

2007年,全国第一家虚拟养老院居家乐养老服务中心在苏州市姑苏区诞生,为高龄、空巢、特困老人提供上门居家生活照料服务。该项目不仅获评“民政部科研创新成果三等奖”,还被列为全国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试点。

虚拟必须为现实服务。老人们对虚拟养老院的服务非常欢迎,目前姑苏区的居家乐养老服务中心已经成为拥有17个连锁服务站点,在全区内实现了80周岁以上有需求老人全覆盖,成为居家养老服务的“苏州模式”。

居家乐养老服务中心路忠书记介绍说,姑苏虚拟养老院,服务对象重点放在80岁以上、居家、生活自我料理能力逐步下降的老人群体,包括政府购买服务及低保普惠对象和自费服务对象。

江苏省老龄办副主任王虹森说,目前来看,虚拟养老是一种既经济、又方便快捷的现实养老方式。完备的养老安排不但体现人文关怀,更对接了当前老龄化社会的迫切需要。


机构虚拟,服务实在


“游老伯,这两天有冷空气,降温了,你要注意添加衣服。”话务员小陈轻声细语地打电话,接电话的游老伯,今年89岁,享有政府买单、居家乐提供的养老服务。

走进居家乐养老服务中心呼叫中心,记者看到墙上张贴的服务指南,标明了居家乐提供的6大类53项服务。其中包括洗衣烧饭等便民家政类17项,修理电器等物业维修类14项,陪同就医等助医保健类13项,还有人文关怀类、文体娱乐类以及应急求助类等服务,基本能够满足养老需求。

居家乐服务中心明确提出,养老院是虚拟的,但服务是实在的。居家乐服务中心员工队伍实行全员劳动合同制,缴纳各项保险,一线养老服务护理员有178名,90%以上的员工持有“家政技能专业证”和“养老护理员专业证”双证书。2009年,居家乐服务中心通过了ISO管理体系认证。

路忠书记介绍说,作为民间非企业社会组织,居家乐服务中心主要运营模式是政府采购服务,即居家乐服务中心向符合政府救助条件的老人提供服务,由政府统一结算费用。

记者了解到,目前,政府对新建养老机构有床位补贴,苏州的标准是每张床位1万元。相比之下,虚拟养老院不需要床位,是一种节约土地、人力和管理成本的服务模式。“虚拟床位”是否能获得政府补贴,还在酝酿之中。


可复制的“经验”

 

经过9年探索,这个以社会化形式服务居家养老的服务中心,创造出介于机构养老和居家养老之间的“虚拟养老模式”,服务对象覆盖2万多名高龄老人,赢得一片叫好声。这个模式受到业内青睐,已接待了全国500多批考察团,如今已走出姑苏、走出苏州、走出江苏,正在其他地方复制推广。

王虹森向记者介绍,目前江苏省已建成95个“虚拟养老院”,辐射全省90%以上的养老服务对象,建成农村“老年关爱之家”795所,3万多名农村老年人获得关爱服务。

在北京,有一家叫“易来福”(“E-life”)的“互联网+居家养老服务”的民办非企业单位,出现在顺义区空港街道办事处,采取“走出去”和“请进来”两种服务模式,为社区老年人提供个性化服务及日托养老服务。

在上海市静安区,几年前就提出了“乐龄生活圈”概念,为圈内居家老人提供生活照料、医疗康复、文化娱乐、安全保障、精神慰藉、法律援助等六大服务。

在兰州,虚拟养老餐厅服务也成为一件新鲜事。加入虚拟养老院的老人凭“虚拟养老一卡通”,中午即可到加盟的任何一家虚拟养老餐厅享受6元营养套餐,解决吃饭难题。目前,兰州市城关区已建成虚拟养老餐厅37家,颇受老年人欢迎……

全国老龄办宣传部长刁海峰评价说,老人虽然住在家中,但是接受的不是传统意义上自己照顾自己的居家养老,而是由社区提供如同养老机构一样的全方位服务。这样,既可减轻老年人家庭的经济负担,满足老年人“恋家”情结,又可减轻机构养老服务的压力。虚拟养老院,符合中国国情,有推广价值。